标签时代 (二)

让我们暂时离开这些关于电脑技术的讨论,把问题换一个更本质一点的问法。假如完全不考虑检索和管理的难度,单从逻辑层面出发,我们会更喜欢一个怎样的信息管理方式?

回到维基百科这个例子。在维基里,几百万个词条被置于平等的地位,无论是“美国”还是“美国总统大选”,无论是“动物”还是“北极熊”。没有主次,没有归类,维基的成功证明了我们的确能够这么做,问题是,我们应当这么做么?

万物各归其类是人类思想中根深蒂固的因子,我们当然可以说对归类的癖好只是传统介质难于检索才导致的后遗症,可是事情也许并不这么绝对。如果四库全书是在电脑时代才开始编撰,《孟子》应该归于经部或者子部的问题还存在不存在呢?或者换一个问法,如果我们完全不必依赖分类目录树的结构也能够实现浩如烟海的典籍的快速检索,那经史子集的分类还是否必要呢?

看看另外一个有趣的例子。在我上小学的时代,自然数一直被定义为正整数,也就是说,零是不算自然数的。大约从上世纪末开始,小学课本里把零算作自然数。在最新的一部分教材里似乎零又重新被排除在自然数之外。——这种变更当然引起了一定的混乱,而且是不必要的混乱。归根结底,数学里的任何命题都不会因为零算不算自然数而发生一丝一毫的改变,顶多是叙述上要稍作修改而已。为什么我们一定要斤斤计较于零算不算自然数这样一个无聊的问题呢?

这个问题其实不像它看起来那么无聊,即使在数学家内部对它也有不同的回答。大多数数学专业文献默认零不属于自然数,华罗庚的《高等数学引论》的开篇第一句话就是:

数是数出来的,1,2,3,4,5……这样数下去,就得到了自然数。

可是著名而传奇的的数学家组织布尔巴基却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开始编撰的《数学原理》中宣称零应当被算作自然数,理由是,自然数是计数的产物。所谓计数就是给集合定义元素个数,即所谓集合的势(cardinality)。既然空集也是集合,那零当然也是自然数。——这并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论断,对数学史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布尔巴基学派是怎样深刻的影响了二十世纪数学的发展,而这一学派的数学思想的一个核心就是用并且仅用集合论的语言规范的叙述一切数学知识。在这一哲学的指导下,把零算作自然数就变成了强调集合的基础地位的题中应有之意。

这是分类问题的“非实用性”的一个典型反映。每一个数学家都知道一个具体的定义对数学命题的推演来说完全无足轻重——重要的不是一个概念叫什么,而是它和别的概念是什么关系——可是数学家们仍然总是花费大量的心血去为每一个定义选择合适精确的表述。关于函数这个词的确切意思的争论几乎贯彻了十九世纪的始终,实数这个词的命运也类似,人们花了很长时间才意识到把解析函数从一般的实函数中强调出来并不是对实函数的一个本质分类(而复函数是否解析这一分类却要本质和深刻得多)。数学史上这几场著名的论战对数学发展的推动意义完全不亚于一个个具体的重要定理的证明。我们必须承认,不仅仅知识本身是重要的,有时候关于知识的分类和逻辑层次的描述也一样重要,甚至更为重要。强迫你分类,强迫你选择,强迫你清晰的界定非此即彼的界限。——在这样的讨论中,人们才能在哲学层面上更好的梳理知识体系的秩序,而不是仅仅把它看作一堆具体结论的集合。所以关于孟子的归类才是一个学术问题而不仅仅是技术问题。我们需要秩序感。

而秩序感却是web 2.0社会里最缺乏的元素之一。

还是回到维基的例子。如果说目录树体现的是概念之间的等级制,那我们不妨说维基实现的是绝对的平均制。——这种词汇的平均背后隐藏的是人的平均,维基没有确定的编者,只有匿名的无数网友,任何一种比平均制更复杂的逻辑体系几乎都在客观上无从建立。每个人会有每个人的侧重,于是折中的结果是,所有的词——除了根据词条已有内容的长度而划分为正规词条和stub(即短词条)两种规格以外——在地位上一律平等。

这种绝对平均制带有一点哲学上的审美意味,以至于自维基诞生之日起,对它的赞叹和质疑就不绝于耳。赞叹者说这是人类历史上亘古未有的创举,是第一座真实耸立的巴别塔,是人类民主和谐梦想的完美缩影。质疑者说平均带来的是词条质量的极度不稳定和权威性的下降,是把百科全书的编撰从一项苦心孤诣的学术活动变成了一场众人的狂欢。要精英还是要大众?要民主还是要集中?要秩序还是要平等?在人类社会里存在的经典取舍难题在网络上依然存在。

del.icio.us,youtube和豆瓣等等web 2.0网站也都存在着类似的矛盾。所有基于标签的网站都面临着一个共同的难题:标签集合的建构。在“维基哲学”的指导下,几乎所有的系统都把标签的建立权交给了普通用户,于是,标签的重复和不规范就成了一个老大难的问题。很多网站对此提出了一种软件层面上的部分解决方案,即让用户管理标签里的“同义词”来归并重复标签和同一标签的各种不规范形式,可是这一方案仍然依赖于匿名网友的参与,于是不规范性和不稳定性也会在这一层面上接着存在……归根到底,一个人人都有权编辑的知识系统有可能渐渐收敛于稳定和高质量的状态么?这是很多web 2.0网站所面临的困境的核心。

(甚至还存在这样一个极端的例子:企鹅出版集团在2007年2月1日推出了“百万企鹅”的实验性计划,邀请全球网友以维基的方式共同创作一部小说,每个人都有编辑权,只是撰写量有250词的限制。这部小说现在已经定稿,可以在http://www.amillionpenguins.com/上看到,其质量如何,请各位自行评判。)

我们不知道上述问题的答案,这是人类历史上不曾有过的尝试,而它的出现也不过几年光景,人们对它的规律还远远谈不上了解。自由主义者会乐观的宣称维基在短短几年里的爆炸式发展已经足以证明维基能够实现其梦想,即“维基百科”这一词条的解释里所说的:为地球上的每一个人提供的自由的百科全书——用他们选择的语言所写的,全世界知识的总和。 而精英主义者当然会对此心存疑虑,人类经过了几千年的实践也不曾摸索出现实社会里让所有人平等参与而又稳定高效的完美机制,凭什么相信互联网上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做到这一点?事实上,正如我们从生活中学到的那样,纯粹的平等话语权很有可能只是一座海市蜃楼。对维基的编撰体制有稍微深入的了解的人都知道,即使在维基这个号称人人平等的机制下,也仍然存在着“编辑”这一特殊群体,他们对词条的控制力比普通用户要大得多。当然理论上编辑也是普通用户中的一员,可是我们不妨套用我们都心照不宣的那个句式:所有的用户都是平等的,但是有些用户……更为平等。

“说来说去都是一个老故事,故事虽老总在重演永远新。”这是人类真实困境的一个缩影。一代又一代的传统知识分子试图用一张巨大的目录来网罗人类所有的知识,他们做的并不怎么成功。在互联网时代这一梦想从来没有这么接近现实过,代价是目录不见了而标签出现了,对知识建立结构的权力从精英下放给了大众。——一旦每个人都能够掌握平等的权力,秩序会如何诞生?以什么形式诞生?在传统社会里,几千年来人们都没有找到完美的答案,那么在网络社会里呢?

必须牢记,网络社会并不只是传统社会的网络版而已。

2 Responses to “标签时代 (二)”

  1. 标签时代(二) 于 枕着云的远航
    January 26th, 2008 20:03
    1

    […] 标签时代(二) […]

  2. 钢盅郭子
    April 6th, 2008 23:31
    2

    更多的知识往往意味着更多的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