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堪听、急管繁弦

又到了三月三的新天气,窗外的阳光漂亮得让人坐在屋子里满心都是罪恶感。

似乎每到这时候世间就开始多事,2008这种事先就注定要不平凡的年份自然更不例外。一直在看台湾和美国的选举新闻,终于看得要吐。国内两会换届,各路小丑轮番登场,也让人目不暇接。开头已然如此,接下来等着的,不知道会是怎样喧哗与骚动的一年。

广电总局以它一如既往的神秘姿态封杀了汤唯,然后又接着一如既往的把封杀的消息也封杀掉。去年水木流传的笑话是“和谐”这个词终有一日要被和谐,现在看来,为时大约不远。南方周末漂亮地发挥了它一贯的擦边球技巧,赶在这个风口浪尖的敏感时刻推出《汤唯同学,下课了》的整版报道,让我对他们的敬意又多了一分。这么多年以来,一边是严厉的压制,一边是毫不留情的冷嘲热讽和谩骂鄙视,一份报纸咬着牙走到今天,单是这份韧劲,也不能不让人心折。

在汤唯的新闻出来之后,各个知名的Blogger们自然是一面倒的声援汤唯,可是翻看一圈大网站的网友评论,立即就会让人觉得这个世界的真实面目要灰暗的多——虽然不至于一面倒,但是大多数的评论都在用各种理由支持广电总局的决定,很多网友用辞之恶毒,理论之乖谬,足以让人对一切形式的社会改良进化论失去信心。我在未名上说,有什么样的人民,才会有什么样的执政者。不只一个人跳出来说我逻辑颠倒。真的颠倒了么?我早已经不再相信一切把责任统统归咎于“暴政”名下的理论了。

“最初我以为常识是人人都该有的东西,后来我才发现常识是让人成为精英的东西。”这是宝树的话,让我由衷的觉得佩服。

所以对于传说中的“网民的力量”或者诸如此类的东西,我总是心存疑虑,即使它最近被反复的讴歌着。周老虎当然至今还没有打死,许霆的案子也只不过证明了群众意志会对司法独立带来多么大的压力(这样说当然不代表我同意此案原先的判决)。至于厦门PX事件里各方的表现固然颇有可圈可点之处,可是结果却不过是把PX迁到了漳州——而连岳又不住在漳州。我佩服连岳,可是我看不出来这个故事最后的结论是什么……会哭的孩子有糖吃?那漳州人民怎么办?

也许世界真的在改变,而明天确实会更好。可是我更愿意相信,与其把希望寄托在那个美好的未来,不如从现在就开始强迫自己习惯于和这个糟糕的现实世界相处。我合理的怀疑,这个世界会持续如此下去,——至少在我这一辈子里。

至于所谓的网民的智慧这回事,我最喜欢的是下面这个段子,以下为未经许可的引用:

话说某日某学术大牛造访UCLA,大家纷纷关心,他最近有没有看艳照。

“看了啊。”他说,“我上网发现每个人都在哭着喊着留邮箱求照片,我就直接打开google,搜索cgx.rar,随便找了一个链接就下载下来了,全套都有。我不知道网上那些人都在瞎忙活啥……”

12 Responses to “不堪听、急管繁弦”

  1. Cal
    March 15th, 2008 08:21
    1
    基本上“网民的力量”都是谈资。我国人民好聚,翻新各种不相干的人的八卦能成为不竭的话题源泉。不像好多米国人抱残守缺,就盯着各种球了。
  2. David
    March 15th, 2008 08:21
    2
    来,cal同学,告诉我你最近又有什么八卦。。。。。
  3. ilovebach
    March 15th, 2008 08:21
    3
    愤怒的小犬儒你好,你有你自己的世界,别人关你什么事嘛
  4. 永恒的一天
    March 17th, 2008 08:21
    4
    我已经对网络暴力麻木了……
  5. NZ
    April 18th, 2008 08:21
    5
    果然是学术大牛……
  6. 石头
    March 14th, 2008 17:08
    6

    好文
    这篇文章我可以转吗

  7. 木遥
    March 14th, 2008 17:24
    7

    可以阿,注明出处就好。

  8. amio
    March 21st, 2008 08:41
    8

    木遥也很关心国内的事情啊

    在媒体界,这方面最近风头正盛的还有个南方都市报,
    比南方周末还要激进些,
    一直让人很担心能不能坚持下去。

  9. grigory
    March 26th, 2008 21:28
    9

    也许世界真的在改变,而明天确实会更好。可是我更愿意相信,与其把希望寄托在那个美好的未来,不如从现在就开始强迫自己习惯于和这个糟糕的现实世界相处。我合理的怀疑,这个世界会持续如此下去,——至少在我这一辈子里。

    是不是太悲观了呢 我知道现在很多事让人郁闷不已 《南方周末》 每次都有看不下去的感觉 感觉非常压抑 现在大陆的论坛又在搞什么禁用字 让人气愤 但是总还是有点希望的吧

  10. 钢盅郭子
    April 6th, 2008 22:36
    10

    “有什么样的人民,才会有什么样的执政者”
    深表赞同
    一个漠视法律的社会,遭到同样无视法律权力机构的打压,就是无比合理的事情

  11. 石头
    April 12th, 2008 18:20
    11

    这篇文章写在3月14号,今天是4月13号,整整一个月。想想博主当初写这篇文章的日子,还蛮有前瞻性的。一个月了,又很多事情发生,看看这一个月以来的林林总总,不知道木遥有没有更加的困惑。呵呵

  12. nemo
    November 20th, 2008 06:23
    12

    喜欢。不过权力机器开始运行之后(假设意识形态国家机器运转顺利),原因就变得不清不楚,归咎于个体的论断都变得不可靠,非要到链条断裂的时候才看出些好似清透的真理来。福柯《必须保卫社会》中关于真理的生产和权力之间的作用关系一部分会有启发。

    记得黄春高讲中世纪西欧社会史的时候说,历史上人们总试图为男性安上霸权的名义,但是没有意识到女性的种种行为是如何鼓励了这样一种不平等的存在。其实当然在某一个空间某一个层面是有道理的,但这种话语本身一定会让人不舒服;关于权力的问题,联系总是千丝万缕,两极化的观点总不可能稳固,不过在实际中要看什么时候说,对谁说,意图达到什么样的效果。而网络媒介的某种属性不知处于何种原因格外助长和加固着两极化的片段性言论,但我总是会暗暗相信长久以往在这里会有希望出现。Anyway…. pessimism of the intellect, optimism of the wi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