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革命世界

周日的校园寂静无人,松鼠们很嚣张地在路上蹿来蹿去。我不小心掉了点面包渣在地上,立刻被抢去津津有味的吃掉。看着松鼠站直了身体用爪子捏着食物一点点啮咬,姿态和人并无二致。忍不住想,为什么松鼠没有进化成人呢。。。。

明天要考口语,于是留在学校大概准备一番。来了洛杉矶才明白语言是个微妙的问题。前些天还在和朋友抱怨,每天有百分之八十的时间都在说中文,这样下去未免不对头,可是平时除了买东西和上课向老师提问之外,也确凿没有说英语的机会,——这边的中国人委实太多了点。

加上还没有自己的电视……每天除了听课便只能接触到满街的拉丁口音。不听不读不说不写,我真是来到美国了么?

关于美国,日子越长,反而越觉得印象模糊起来。美国也是个正常的社会,也有三教九流七荤八素,对这个事实预先有所了解是一回事,亲身体验又是一回事。在家的时候和爸妈抱怨在北京的所见所闻,官员如何颟顸,风气如何混乱,爸爸总是简单地说,等你到了美国再看。当时不以为然,现在想想,却觉得也自有道理。一件事情如果在地球两端都会发生,立刻便会显出某种本质性的力量来,这说来好笑,实际上却常常让人有点伤感。

环球同此凉热,那么不管喜欢不喜欢,都只有接受的份儿了。

《光荣与梦想》已经看完了大半。——没按顺序,每天坐在床上随手翻开一段,然后便自然而然地看下去。很多段落都不记得从前有没有读过,譬如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美国的种族骚乱,脑海里便全无印象。说到六十年代,长期以来对同样风起云涌的西方世界都只有零乱的了解,布拉格、巴黎、小石城,诸如此类。前天在学校的墨西哥餐厅吃饭,收钱的小伙子见我穿了件格瓦拉的T恤,很兴奋地问我是不是很了解他。我有点尴尬(这个话题未免超出我的词汇量所容许的范围),只好信口说此人在中国大大有名,和卡斯特罗一样有众多传奇故事流传。一边说一边暗自琢磨这话在多大程度上离谱,可能放到四十年前还不算过分吧。小伙子一脸严肃地告诉我,古巴是他一直梦想要去的地方,我说是啊是啊,我也梦想要去呢。

其实我大概还是去纽约玩的想法多一点……毕竟换了人间,巴赫会在教室的桌子上89年学生们刻下的文字下面写上“re!”,而我会买下这件T恤,也只不过是因为它便宜罢了。

《光荣与梦想》写到水门事件便戛然而止,常常让我有点遗憾。跟着曼彻斯特的动人语调回顾过去真是件舒服的事情。我会忍不住想,如果这本书延续下去,写到冷战结束或者911会是怎样的语气呢?——可惜曼彻斯特已经死了。

3 Responses to “后革命世界”

  1. Lin
    April 30th, 2005 10:49
    1
    对于大多数拉丁美洲人来说, 古巴, 卡斯特罗都是他们的偶像. 这样的傲骨才能抵抗离他这么近的世界霸权这么多年.
  2. ilb_for_ilovebach
    September 13th, 2005 10:49
    2

    我很真诚地re的!

  3. 九尾黑猫
    September 12th, 2005 10:49
    3

    你下次可以问问松鼠为什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