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推特之烦恼

自从我开始用新的 iPhone 并且装上了 twitter 的客户端,我就开始养成了强迫症似的每天刷新 twitter 的习惯。

但是这种使用频率的爆发迅速带来了反作用,没过几天,我就从对 twitter 的轻度使用和赞赏变成了中度使用和排斥。我毫不怀疑它在信息传播方面的意义,但是我同样毫不怀疑的是我自己一点也不喜欢这种方式,虽然它令人上瘾。

我一直对各种关于 twitter 将要颠覆传统媒体业的论断心存怀疑。我固然可以通过它在第一时间得知——比方说——新疆发生了骚乱,但是归根结底,这个“第一时间”对我来说意义何在呢?更关键的是,我通过 twitter 完全无从得知在新疆发生的事情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这超出 140 字所能涵盖的范围之外,甚至也超出了其所能包含的若干篇文章链接所能涵盖的范围之外。

毫无疑问,我不会是唯一一个觉得 twitter 侵占了自己过多阅读和思考时间“配额”的人。讽刺的是就在不久前我还在抱怨说自己花在 Google reader 上的时间过多并因此倦于线下读书,现在 twitter 的出现让我甚至连浏览 Google reader 的时间也变得不够了。这个进化的链条确实迎合了某种合乎人性的趋势——确切说是懒惰——但是我把读书的时间都用来获得一堆140字以内的信息并且沉溺于其中对自己有什么好处呢?

更何况这些信息在大多数情况下只是某种碎片而已。从书,到文摘杂志和报纸,到网络新闻,到 blog 再到 tweet,这是个逐渐碎片化的年代。

我小时候一直有一个关于世界运转方式的无法理解的困惑:这世界上有些人制造出各种有用或者未必有用的产品(可以是粮食和建筑,也可以是软件和数学定理),也有些人并不制造任何东西,只是把这些东西从甲的手里拿来再转到乙的手里。我理解后一种人对世界自有其无可取代的意义和贡献,但是我不理解为什么社会演进的方向总是后者越来越多而前者越来越少,难道不会有一天,前一类人彻底消失而世界整个陷于枯竭么?

(这疑问不是道德性的而纯粹是逻辑性的。我对这一类问题总是不太能想明白,也许这就是我今天没去学经济学的原因吧。)

而今天这一问题似乎在另一层面同样存在着。某甲写了一本书,某乙读了这本书然后写了一篇文章讨论其意义,某丙读了这篇文章然后在自己的 blog 里摘引了片断,某丁读了这些片断然后把其中某些句子转帖到 twitter 上,某戊读到了这些句子,深为感动,也许他会注意到这些句子最初来源于某甲,但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在这一早已为我们所习惯成自然的模式里,人们对知识的传播和复制的重视程度似乎远远超过了思考和创造本身。我并不怀疑这些环节自有其重要价值,但是全部信息革命的意义,是不是只是体现在人们找到了更好的信息组织传播的方式而已?在新一期《大西洋月刊》上有一篇评论《经济学人》的办刊策略的文章:《周刊媒体的最后战场》。这篇文章指出,这本全球最重要的政经杂志的价值就在于它本质上是这个海量信息时代的一本无可取代的文摘,并且(略带揶揄地)评论道:

事实上,《经济学人》并没有提供任何新鲜信息,它所涵盖的内容总是可以在别处找得到的——如果你不介意花 20 个小时去 Google 的话。

如果连《经济学人》都是如此,那就无怪乎我所每天接触的绝大多数(即便非常出色的)信息源都不过是这个层层转包的体系里更下游的节点罢了。

可是问题在于,随着技术的进步,这一体系似乎正处于日渐坍塌的过程之中。上面提到的那篇文章指出,在一个世纪之前,这类周刊媒体的目标读者群还是这样一些人,他们中庸,对世界有好奇心但并不深入,“好读书,不求甚解”。然而这个庞大的群体随着时代的发展渐渐抛弃了周刊而转向了报纸,因为随着新闻周期的加快,报纸已经不再是实时新闻的来源而转型为浅易的综述性读物,正适合这种不求甚解的阅读需要。正是在这个背景下,周刊媒体才面临着艰难的重新定位。——可以想象,这种迁移会向下游进一步发展下去,而报纸也将终于面临萎缩的局面(早就开始了)。张亮君甚至进一步断言道:未来的媒体只会以两种面目继续存在下去:极简的社会类媒体,和书。

我同意这个判断,但是我一点也不喜欢这个未来。今天的世界至少还是一个环环相扣的整体,纵然概率极低,但是一个人至少拥有某种可能性从下游缓慢地逆流而上,渐渐拓展他的精神世界。如果这个链条彻底被打断,整个世界就会分裂为一片大陆和一个岛屿,而后者只会渐渐消失,因为一个习惯了短平快的信息碎片的人,既无能力也不会有意愿重新拿起书本(我已经痛苦地面对这个问题很久了),而反之却不然。

假以时日,这世界上也许每个人都会是一名 twitterer,然后呢?

19 Responses to “少年推特之烦恼”

  1. 微行之畔
    July 25th, 2009 20:27
    1

    “我理解后一种人对世界自有其无可取代的意义和贡献,但是我不理解为什么社会演进的方向总是后者越来越多而前者越来越少,难道不会有一天,前一类人彻底消失而世界整个陷于枯竭么?”

    ——但是,前者似乎并不是凭空就会出现的吧?虽然我想不明白,但是我觉得也许可以想一下前者出现的原因抑或是动机是什么呢?创造和传播这两种行为能够构成后者影响前者的这种效果吗?啊不行了,脑袋都大了:)

  2. 微行之畔
    July 25th, 2009 20:31
    2

    P.S., 很喜欢你的 Blog 啊,这样的文字配上这样的主题再加上这样的音乐……很奇妙的感觉。
    再追加,理科生就是理科生啊,读你的文章就像在做高考的现代社科文阅读题,哈哈~!

  3. iColor
    July 26th, 2009 09:26
    3

    从试用饭否和 Twitter, 到没发超过 250 条信息就很反感这种在线服务了…

  4. 阿企
    July 26th, 2009 16:17
    4

    未来的媒体肯定是多样化的,不可能出现两极的情况,报纸、杂志、博客、书籍、微博客都会继续存在,只是有些形态变了而已。

  5. aqryan
    July 27th, 2009 02:01
    5

      刚好路过的……是因为看到「少年推特之烦恼」这个标题才撞进了閣下的博客中的这一页……完全是看错了……我以为是跟《……维特…》有关的说Orz
      不过看来自己撞得蛮对的^^自己很喜欢看这类有思考的博客,看来有好好收藏再多来找顿悟呢……^^
      看看日期,这篇博客也有些日子呢……不知道作者顿悟了没有呢?
      无论如何,我还是想讲一下自己的见解^^
      我自己也是有申请twitter的,因为自己有逛外国网页的习惯,申请账号已经是很久的事了……那时候的twitter服务不太稳定,又有很多bugs,界面也过于繁复,所以申请不久就荒废掉了^^|||
      最近twitter风吹袭到了华人社区,才又想起了这个东西,可是还是没有一个下定决心要使用它的意思呢Orz
      虽然除了twitter外,大部分阁下所提及的碎片化演变中的媒体,我都已经认真地接触过了,可是我还是会在空余时间看书的啊。所以那种两面目的推论,我不太赞成呢
      其实「微行之畔」的留言就是一个答案了。后者其实是可以影响前者的啊。固然总有人在阅读了这种懒人信息后就不做任何思考,看了作罢,但例外的也有不少的呢。
      用阁下那个甲乙丙的推论作为代号吧。前面的信息经过多少次传递的洗礼都暂时先省略,假设twitter上的信息是作为第一消息的甲,阁下就是阅读的乙。你再次传递的那边先不管,先管你是乙的身份。你身为单纯阅读者的乙,同时阁下进行了反思,再自己写下了这篇博客,那你的身份就是包括阅读者的乙,和作为创作者的甲。阁下写的是一篇完整属于你的文章,当中虽然包含碎片,但却由阁下赋予了新生命,使这碎片成为了「完整属于你的文章」中的片段,当大家阅读过后,看到的是一个「完整属于你的文章」,这个「完整属于你的文章」,是属于你的第一消息,你是甲,大家就是乙。
      按照这样的发展,其实没有所谓的碎片吧。^^
      或许我讲得有点混乱呢……
      再举一例好了。William Shakespeare是世界都耳熟能详的大剧作家,就算不曾接触他的作品的人,起码也知道他有一本著作「Romeo and Juliet」,他的创造力大概是没有人会否定的。可是,据之前一个研究指出,William Shakespeare其实并非这些伟大巨作的原作者,他的作品其实几乎全部都是从古代遗留下来的诗歌所发展出来的。可是大概谁也不会否定他的创造力吧?
      他跟阁下一样,既是甲,也是乙。就算将来再发展,芸芸众生中,就不可能有这种双重身份的人吗?
      所以,我觉得两面目的推论是不成立的。
      呵呵……路过的时候,自己总是有点太多话呢……

  6. 木遥
    July 27th, 2009 02:43
    6

    谢谢这样认真的评论。

    我想表达的不是一个逻辑的推断,而只是一个情感上的担忧。一个人当然有可能同时喜欢 twitter 和读书,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两件事情所需要的专注程度大不相同。习惯了 twitter 简易短促的信息量的读者们,很可能渐渐不再拥有读完大部头著作所需的毅力,这是需要持之以恒的习惯才能维持的。这并不一定对每个人都成立,但是它很可能会在社会的整体上显示出统计效果来。

    这也未必就是件坏事,很可能只是杞人忧天或者抱残守阙而已。只是我在自己的地盘上写文章,多半会比较悲观一点吧。

  7. Echo
    July 27th, 2009 15:02
    7

    随着社会进步(就算是进步吧)脚步的脚步加快,早就听说现在是快餐文化的时代,早就有人抱怨看书的人越来越少,文摘杂志大行其道。博客如果说还是一顿饭的话,Twitter更像零食了(这样想的时候,眼前仿佛看到超市里面那些零食的货架:那叫一个眼晕!)。好在绝大部分人都还是会正正经经地吃饭,虽然只要有人活着,零食就有市场。
    原创总是少数的,我相信这点,并且,传播是一种分享,否则原创的价值就得不到充分的体现,也是社会的进步,才使得全世界的人(理论上)都能够享用到一个人的创造成为可能,也所以做转移(并完全可能在转移的过程中再创造——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吗!)的人必定越来越多。别忘了,数学的基础只有几条公理来着?
    我到并不担忧,原创者的数量虽然在下降,但是不会逼近零,因为人类的数量不会趋于无穷。
    哈!随便的感想。

  8. aqryan
    July 27th, 2009 23:09
    8

      看到一些似乎是常客的朋友在此留言,都得不到作者的回应,我最初还是心想只要发表一下意见就已经心满意足了。没想到因为自己话多的缘故,意外地得到了阁下的回应呢……太好了@v@
      然后呢……自己就觉得……
      看來确实是自己想多了,话多了呢……
      其实只是看到阁下的博文中有不少富含逻辑性的疑问和想法,又看到有人留言说阁下是理科生,所以就不自觉地以认为这是一篇很理性的博客,然后就很自然地用理性的角度来评论呢……^^|||
      或许,也是因为自己所身处的那一个圈子,不少人都是手不释卷的逆世者,所以呢……反应大了一点点^^|||
      「这也未必就是坏事」,恩恩,自己相当认同呢。凡事确实有多面,只是观点角度的问题罢了……
      好了,就这样。免得自己又多话了^^谢谢阁下的回复^^

  9. SUN
    July 27th, 2009 23:49
    9

    的确,我觉得用Twitter的绝大多数人,如你所言,只是在传递只言片语;而缺乏深层次的思考。这是twitter的局限性。

  10. 吉软糖
    July 28th, 2009 00:04
    10

    写的不错。很高兴看到少年对推特的思考。

    事实上,你可以用推特来记录你的思考,然后和大家在博客上分享。可以参考我的一个例子:http://jiblog.jiruan.net/?p=2139

    我以为,推特是一个发展中的自由平台,你可以用自己的想像力来做你想做的事情。Never limit your mind, just Imagine.

  11. 锤子
    July 29th, 2009 13:55
    11

    希望能看到你的kindle使用体会,和对这一类产品发展前景的看法。

  12. Gaby
    July 29th, 2009 19:22
    12

    twitter的作用跟facebook相比更为生活惯性
    很多人习惯了每天多次刷新
    习惯了多次浏览旁人的只言片语
    大家早已经摒弃了深度阅读
    却不知只有这样才能让人平静
    之前做过你的一个政治立场的test
    很有意思

  13. han66
    August 2nd, 2009 16:08
    13

    电子书是书籍的数字化,blog是文章的数字化,资讯网站是报纸杂志的数字化,网络电台是广播的数字化,视频网站是电视的数字化,而twitter就是说话的数字化,如果这样理解,就不会产生两种极端的悲观了,那些未数字化的媒体形式从来没被完全淘汰,数字化后的也只是侧重趋势不同罢了

  14. Sirius2015
    August 7th, 2009 11:24
    14

    陈信义说,“物理学已经工厂化了”。我也一直认为最近30年人类的科学发展速度明显变慢了。而且这最终(在若干年后)将导致技术发展速度的变慢。
    比较极端的说,科学似乎还应该是贵族化和世袭化比较好。

  15. jianghui
    October 11th, 2009 01:24
    15

    我在茫茫推特中,看到这篇文的标题和地址,于是我过来读了,并且读完。
    这过程本身就是推特产生的社会意义,将社会的繁杂信息摘取条目送到有兴趣的人面前,引导他可以自我选择的去看。

  16. 非马
    October 12th, 2009 05:16
    16

    原创数据高效的到达真正需要它的人面前变成有用的信息,是需要付出工作的. 所以各种推荐式的媒体是很有必要的. 原文+评论+各种链接索引,这些都是信息都有它的作用,而不光是原文才是. 当信息构成了网状,它的质就变了,可以产生创新的思想.
    twitter,承载的即使是无用的碎片垃圾信息,也只是以前的标准下的结论. 但是如果新媒体可以产生新的利用方式,让垃圾变成有用,将改变标准,无用可以变有用. 以前的平面信息是无法承载所谓”垃圾”的,现在有条件了.
    所以说世事难以预料. 看了你的关于 twitter 的文章,其实你已经明白了这点.

  17. 读“Twitter大脑”有感 - 网来网去-http://www.webcomgo.com专注互联网分析、SEO、电子商务、管理营销、GTD、生活日志 爱皇冠 乐淘淘
    November 15th, 2009 16:47
    17

    […] 也有一些反动派,譬如我自己,一如既往对未来持有悲观的态度。我曾经写过一篇叫做《少年推特之烦恼》的文章,表达我对这个信息碎片化和非原创化的时代的疑虑。在我看来,一切真正意义上的创新和价值,都必须来自苦心孤诣专注卓绝的思考和实践,而决不可能产 生于诸如 Twitter 这类廉价轻巧的“信息碎片转载交互系统”(请允许我采用这个我自己生造的短语)之中。如果说谷歌拓展了人的思维能力,那么 Twitter 及其同伴们只会钝化人的思维能力,让人习惯于这种短平快的二手信息模式从而变得懒惰起来。毫无疑问,如果我是投资者,我是不会给这样一个系统以10 亿美元的估价的。 […]

  18. 20091022 Twitter大脑 « clo@wordpress
    December 13th, 2009 22:50
    18

    […] 也有一些反动派,譬如我自己,一如既往对未来持有悲观的态度。我曾经写过一篇叫做《少年推特之烦恼》 的文章,表达我对这个信息碎片化和非原创化的时代的疑虑。在我看来,一切真正意义上的创新和价值,都必须来自苦心孤诣专注卓绝的思考和实践,而决不可能产 生于诸如 Twitter 这类廉价轻巧的“信息碎片转载交互系统”(请允许我采用这个我自己生造的短语)之中。如果说谷歌拓展了人的思维能力,那么 Twitter 及其同伴们只会钝化人的思维能力,让人习惯于这种短平快的二手信息模式从而变得懒惰起来。毫无疑问,如果我是投资者,我是不会给这样一个系统以 10 亿美元的估价的。 […]

  19. 青椒兔子
    February 7th, 2010 23:41
    19

    个人以为信息的意义在于普及啊……
    这不是能简单和实物类比的东西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