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 大脑

最近有一本书引起了很热门的讨论,叫做《最愚蠢的一代:数字时代如何让美国年轻人变愚笨而且威胁到我们的未来》。它讨论的是一个并不算新鲜的话题:大量现代多媒体及互联网技术造就了一代懒于思考而沉湎于无意义的数字垃圾的年轻人。正如已经声名大噪的摩根士丹利少年实习生 Matthew Robson 的报告所指出的那样,这一代数字化的青少年与以往大大不同。这种不同,在很多人看来,是令人不安的。

关于这一点当然会有见仁见智的评论, 例如 Keso 君就一如既往地对未来表示乐观:

上一代对跟自己不一样的下一代,总是充满疑虑,担心天塌下来,担心国将不国,从古至今,不论中外,历来如此。实际上,垮掉的一代从未真正垮掉,每一代人总会比他们的前代做得更好。所以,这种上一代对下一代的不信任,可归入「杞人情结」,否则怎么表现他们是「负责任」的一代呢?

也有一些反动派,譬如我自己,一如既往对未来持有悲观的态度。我曾经写过一篇叫做《少年推特之烦恼》 的文章,表达我对这个信息碎片化和非原创化的时代的疑虑。在我看来,一切真正意义上的创新和价值,都必须来自苦心孤诣专注卓绝的思考和实践,而决不可能产 生于诸如 Twitter 这类廉价轻巧的「信息碎片转载交互系统」(请允许我采用这个我自己生造的短语)之中。如果说谷歌拓展了人的思维能力,那么 Twitter 及其同伴们只会钝化人的思维能力,让人习惯于这种短平快的二手信息模式从而变得懒惰起来。毫无疑问,如果我是投资者,我是不会给这样一个系统以 10 亿美元的估价的。

但是我也很有可能真的大错特错。归根结底,这是一个是否相信轻量而规模庞大的信息交流能够产生出创新价值的问题。而这是个属于 web 2.0 时代的全新的问题,人们并没有太多经验可以参考借鉴。

在那一份已经广为流传的 Twitter 内部战略资料中, 他们声称自己的目标是要做这个星球的脉搏 (the pulse of the planet),这听起来像是不切实际的幻想,但是也有可能他们其实是低估了自己的潜力。在今年七月份的 TED 演讲中,科学家 Henry Markram 汇报了一项令人激动的实验成果。他的工作小组把一万颗 CPU 联在一起,每一颗用来模拟大约一万个神经元,这样得到了一个大约有一亿个神经元规模的网络。于是这差不多就是半个小鼠级别的大脑。他们正在用这个人造的大脑来研究某些生命和智能科学的问题,这一方案被称为「蓝脑计划」。它的基本思路在于,当彼此连接的信息单元的数量超过一定规模,质变就会产生。即使每个神经元只执行简单的数据交换,宏观上也会有复杂的功能得以实现。以下是这个 TED 讲演的视频:

和这个模型相比,坐在 Twitter 终端前面的用户显然是更为高级的「神经元」。目前它的用户数当然还太少,今年全球用户数大概只有两千万的数量级。但是按照那份 Twitter 内部文件的说法,他们希望到 2013 年成为第一个十亿用户级的服务,而十亿个神经元就差不多已经是一个发育中的婴儿的大脑了。

我并不是在写科幻小说,而只是指出一个事实:Twitter 也许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如此大规模的互动信息平台,对于它所可能揭橥的未来,我们知之甚少,而其规模决定了它的可能性几乎是无限的。

我想用一个看似无关的例子来结束这篇文章。美国的几个顶级数学家陶哲轩和 Tim Gower 等人在今年合作组织了一个叫做 Polymath 的项目,试图采用 Web 2.0 的方式来研究数学问题。他们建立了一个 wiki 架构的网站,让全世界素不相识的网络用户共同参与对一些事先选定的数学问题的讨论,试图得到有意义的结果。他们第一个用来试验的是数学中经典而艰深的 Hales-Jewett 问题。经过 37 天的努力和大约八百余人次的参与,这个问题被解决了。

这一事件没有得到新闻界的注意,但是在我看来,它的价值是非同寻常的。就我所知,这是人们第一次以大规模匿名网络参与的方式合作完成了如此高级别的创新性成果。我以往曾经信誓旦旦地告诉别人,数学研究本质上一定是一种私人化的独立活动,结果我错了。

在 Twitter 的问题上我也有可能犯了类似的错误。最好如此。

25 Responses to “Twitter 大脑”

  1. samson
    October 10th, 2009 06:41
    1

    朋友,你的google share现在不能显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2. samson
    October 10th, 2009 06:44
    2

    不好意思,主要是Google reader不能显示,我很关注你的这个栏目。

  3. dqu
    October 10th, 2009 07:59
    3

    不同价值体系间是很难用好坏和进步与否衡量的。前一代的担心,可以总结为不愿意自己的价值体系失守,但后一代也并非变得更好了。在每一套价值体系内部,总能创造出自己的杰作,但并不为其它体系认同。

  4. 木遥
    October 10th, 2009 15:46
    4

    @samson

    Google reader 的 follow share 功能有个问题,就是如果你 follow 的人在一段时间内没有 share 新的文章的话就会让那个人从名单里消失,不用在意,等他重新开始 share 的时候就又会出现了。

  5. rao
    October 10th, 2009 17:07
    5

    总是很深刻

  6. Echo
    October 10th, 2009 17:38
    6

    什么可以“量变到质变”?

  7. 蜗牛
    October 10th, 2009 18:00
    7

    这篇我挖走转载了哈···会注明出处的。

  8. samson
    October 10th, 2009 18:35
    8

    原来如此,谢谢。

  9. sunny
    October 10th, 2009 20:43
    9

    “揭橥”这么少用的词……

  10. 木遥
    October 10th, 2009 21:30
    10

    @sunny
    我已经就这个问题被批判过了……

  11. sunny
    October 11th, 2009 12:58
    11

    可是我依然很喜欢你的文字——干净利落,很精致

  12. 非马
    October 12th, 2009 07:13
    12

    twitter 的终端还要是人,才具有成为一个”大脑”的可能. 其原始信息来源始终是人的活动.
    人终究具有机器所无法拥有的特质,这个差别是机器永远无法模拟出来的. 那么这个特质究竟是什么?
    所以说 cpu 的集群本质上还是机器的集合,模拟是不会完全等价的. 但是,结构上的仿生的确可以带来一定程度上,或者说很大进步的模拟效果,同时带来计算机强大的运算能力,从一方面令人惊叹的超越人脑.
    人与计算机”脑”的结合 — 超人在这出现(或是恐怖片).
    换个角度,整个互联网就是一个”大脑”,我们在这里的活动,其实就是在让它进行运算,不断进化,最后会产生一个结果.
    现实世界也在发生类似的事情.
    网上网下最后或融为一个世界!
    最后,或许我们会明白,现实和虚拟其实是等价的.
    人生本无意义!

  13. 福禄克
    October 13th, 2009 22:14
    13

    人的大脑最好,

  14. Sven
    October 13th, 2009 22:58
    14

    像是很久以前刘慈欣写过的一篇科幻,大体上来是说发现了宇宙中的一种通信波,然后最后得出每个星球实际上就是一个神经元云云。

    至于错和对,取决于你所采取的价值观。

  15. 木遥
    October 13th, 2009 23:22
    15

    @Sven

    刘慈欣,《思想者》

  16. Sonnet
    October 20th, 2009 11:35
    16

    Are you serious?
    他们第一个用来试验的是数学中经典而艰深的 Hales-Jewett 问题。经过 37 天的努力和大约八百余人次的参与,这个问题被解决了。

  17. 钢盅郭子
    November 2nd, 2009 17:03
    17

    要让帝国主义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18. 20091022 Twitter大脑 « clo@wordpress
    December 13th, 2009 22:50
    18

    […] 木遥同学在《Twitter 大脑》中如此写到。面对“高级的神经元”,“一亿个神经元规模的网络”这样的描述,除了赞叹,我心存疑虑。 […]

  19. IT360 » Blog Archive » Twitter大脑,谁的大脑? - 资深IT深度评论博客
    December 28th, 2009 10:59
    19

    […]   木遥同学在《Twitter 大脑》中如此写到。面对”高级的神经元”,”一亿个神经元规模的网络”这样的描述,除了赞叹,我心存疑虑。 […]

  20. babynana
    February 4th, 2010 07:27
    20

    除了转载和获取“二手信息”外,twitter最大的作用是激发人们的思考。我除了做摘要之外,也经常用微博记录各种稍纵即逝的想法。在这个速读时代,思想也趋于碎片化,而twitter定格保存了思想瞬间,由量变累积质变。

  21. 习题集
    July 17th, 2010 00:23
    21

    如果真有上亿的人在twitter上交换讨论某些特定信息,我觉得有可能发生一些不可预料的事情

  22. Twitter实验 | ZERO
    December 28th, 2010 06:33
    22

    […] Posted on October 27, 2009 by xychu      德尔塔文明的可能性和木遥同学的twitter 大脑。      […]

  23. Twitter大脑,谁的大脑? | 优明之家
    July 11th, 2012 01:56
    23

    […] 一个专注于电脑技术、网站架设互联网、搜索引擎行业、Google Earth、Web 2.0等的IT科技博客。示例页面Twitter大脑,谁的大脑?2012/07/06 jesonqiu 互联网络, 0Your ads will be inserted here byEasy Ads.Please go to the plugin admin page to paste your ad code.   1913年,亨利.福特将“移动流水线” 运用于 “T型车”的生产,从而大大缩短了“T型车”的装配时间,随后这一发明被广泛应用于各种工业生产之中,极大提高了整个社会的生产效率,而被誉为现代工业生 产的里程碑。看过卓别林的电影《摩登时代》的同学大概会记得,所谓“移动流水线”光鲜美誉的背后,弊端种种,甚至可谓暴行累累。通过制定严苛的工厂制度, 最大限度榨取工人劳动时间;制定规范化操作,消灭工人个性,形成统一标准的操作程序,最终把工人变成一个巨大机器上的“标准零件”。而工人为了生存生计, 不得不向制度,非自由,非人性妥协。这是现代工业生产出现之初的斑斑劣迹。  即便是社会发展到今天,为生计而不得不向制度,非自由,非人性 妥协,仍然是现代人的基本生存方式。由“移动流水线”发展而来的现代分工制度,造就了无数和工厂“蓝领”等量齐观的办公室“白领”,朝九晚六,日复一日重 复单调枯燥的劳动,同样成为了某个巨大机器上“标准零件”。当然人们已经意识到这种制度的弊端,并着手改善,以Google为代表的公司,在公司利益和员 工自由之间进行调整。Google鼓励员工用20%的工作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即使是和手头的工作完全不相干的事情也可以,Google由此而博得 了"人性化"公司的称赞。  行文至此,和“Twitter大脑”有什么关系呢?  “科学家 Henry Markram 汇报了一项令人激动的实验成果。他的工作小组把一万颗 CPU 联在一起,每一颗用来模拟大约一万个神经元,这样得到了一个大约有一亿个神经元规模的网络……和这个模型相比,坐在 Twitter 终端前面的用户显然是更为高级的“神经元”…..Twitter 也许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如此大规模的互动信息平台,对于它所可能揭橥的未来,我们知之甚少,而其规模决定了它的可能性几乎是无限的….”  木遥同学在《Twitter 大脑》中如此写到。面对“高级的神经元”,“一亿个神经元规模的网络”这样的描述,除了赞叹,我心存疑虑。  一个新的系统,把个体的人作为基本的信息处理单元,这样的系统让人怀疑:它和现代工业的“流水线”,“分工”等各种制度把人变成一个巨大机器上的“标准零 件”有什么区别吗?人之作为人所应当具有的自由,尊严,思考,信仰,以及人性的诉求在经受现代工业制度的“摧残”之后,在这个信息时代的“新的系统”之中 能够得到保全吗?Your ads will be inserted here byEasy Ads.Please go to the plugin admin page to paste your ad code.  在Twitter新的应用方式出现之前,观察锐推(RT)似乎可以窥见“Twitter大脑”的片羽鳞光。一条信息经由 无数锐推呈现在“锐推榜”上,个体的人在其中的作用,“信息传递”大于“人和人之间的互动”,也大于“个体的思考”,极端的说,“锐推榜”上的信息是依靠 “人肉”推送出来,这就是所谓的“高级的神经元”的雏形? 当然不排除有新的信息挖掘方式,展现个体智慧和个体思考,但是人的自由在这样的系统之中是否能够得到保全呢?似乎在用/不用Twitter这一点上,个人 是自由选择的,可是一旦你沉迷上瘾不能自拔,一旦你的所有社会关系,信息来源全部转移至Twitter,一旦“Twitter大脑”引导你为了某个“正义 事业伟大目标”而奋斗的时候,你还能掌控自己的自由吗?  更进一步,现代工业以工人为“标准零件”造就的巨大机器是为了某个工厂/公司的利益服务,而这个能输出巨大智慧高级智能的“Twitter大脑”一旦出现,它将属于谁呢?它最终为谁服务?Twitter,Inc.?米国政府?当然你可以说全人类。  Twitter 只是Twitter,Inc.提供的产品/服务,用户用Twitter做什么,Twitter,Inc.无法控制,但是Twitter,Inc.可以玩宕 机,也可能会被收购,或者破产,这将直接决定Twitter大脑存在的基础。而米国政府的确已经意识到了Twitter的重要性,在伊朗国内动荡的时候, 米国政府工作人员直接联系Twitter公司,要求调整维护时间,以配合伊朗的“人民运动”。可以想见,一旦“Twitter大脑”出现,米国政府会如何 控制这个威力巨大的系统,这时如何能保证掌控“Twitter大脑”的人,不去为了少数人或某个政府(甚至专制政府)的利益服务,而为全人类的福祉服务 呢?  有如此多的疑问,难怪木遥同学也会一再对Twitter表示“疑虑”。如果“Twitter大脑”最终只是以牺牲无数人的自由,思考,以及人性的诉求来输出一个只为少数人或某个国家利益服务的“巨大智能”,不管“Twitter大脑”多么具有“技术革命性”,不要也罢。  来源:读者KD投稿,另外一个消息,今天下午开始,大量Twitter相关网站都无法访问,我前文介绍的所有网站都无法访问了,干的真绝啊。Your ads will be inserted here byEasy Ads.Please go to the plugin admin page to paste your ad code.google, henry markram, ldquo, twitter, [db:SY_tag] 小众化的豆瓣 电商长尾推广:花小钱还能办大事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姓名 *电子邮件 *站点评论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

  24. Twitter大脑,谁的大脑? | 优明之家
    July 11th, 2012 02:11
    24

    […] 一个专注于电脑技术、网站架设互联网、搜索引擎行业、Google Earth、Web 2.0等的IT科技博客。示例页面Twitter大脑,谁的大脑?2012/07/06 jesonqiu 网站建设, 0Your ads will be inserted here byEasy Ads.Please go to the plugin admin page to paste your ad code.2009-10-13 21:28:44Twitter大脑,谁的大脑?  1913年,亨利.福特将“移动流水线” 运用于 “T型车”的生产,从而大大缩短了“T型车”的装配时间,随后这一发明被广泛应用于各种工业生产之中,极大提高了整个社会的生产效率,而被誉为现代工业生 产的里程碑。看过卓别林的电影《摩登时代》的同学大概会记得,所谓“移动流水线”光鲜美誉的背后,弊端种种,甚至可谓暴行累累。通过制定严苛的工厂制度, 最大限度榨取工人劳动时间;制定规范化操作,消灭工人个性,形成统一标准的操作程序,最终把工人变成一个巨大机器上的“标准零件”。而工人为了生存生计, 不得不向制度,非自由,非人性妥协。这是现代工业生产出现之初的斑斑劣迹。  即便是社会发展到今天,为生计而不得不向制度,非自由,非人性 妥协,仍然是现代人的基本生存方式。由“移动流水线”发展而来的现代分工制度,造就了无数和工厂“蓝领”等量齐观的办公室“白领”,朝九晚六,日复一日重 复单调枯燥的劳动,同样成为了某个巨大机器上“标准零件”。当然人们已经意识到这种制度的弊端,并着手改善,以Google为代表的公司,在公司利益和员 工自由之间进行调整。Google鼓励员工用20%的工作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即使是和手头的工作完全不相干的事情也可以,Google由此而博得 了"人性化"公司的称赞。  行文至此,和“Twitter大脑”有什么关系呢?  “科学家 Henry Markram 汇报了一项令人激动的实验成果。他的工作小组把一万颗 CPU 联在一起,每一颗用来模拟大约一万个神经元,这样得到了一个大约有一亿个神经元规模的网络……和这个模型相比,坐在 Twitter 终端前面的用户显然是更为高级的“神经元”…..Twitter 也许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如此大规模的互动信息平台,对于它所可能揭橥的未来,我们知之甚少,而其规模决定了它的可能性几乎是无限的….”  木遥同学在《Twitter 大脑》中如此写到。面对“高级的神经元”,“一亿个神经元规模的网络”这样的描述,除了赞叹,我心存疑虑。  一个新的系统,把个体的人作为基本的信息处理单元,这样的系统让人怀疑:它和现代工业的“流水线”,“分工”等各种制度把人变成一个巨大机器上的“标准零 件”有什么区别吗?人之作为人所应当具有的自由,尊严,思考,信仰,以及人性的诉求在经受现代工业制度的“摧残”之后,在这个信息时代的“新的系统”之中 能够得到保全吗?Your ads will be inserted here byEasy Ads.Please go to the plugin admin page to paste your ad code.  在Twitter新的应用方式出现之前,观察锐推(RT)似乎可以窥见“Twitter大脑”的片羽鳞光。一条信息经由 无数锐推呈现在“锐推榜”上,个体的人在其中的作用,“信息传递”大于“人和人之间的互动”,也大于“个体的思考”,极端的说,“锐推榜”上的信息是依靠 “人肉”推送出来,这就是所谓的“高级的神经元”的雏形? 当然不排除有新的信息挖掘方式,展现个体智慧和个体思考,但是人的自由在这样的系统之中是否能够得到保全呢?似乎在用/不用Twitter这一点上,个人 是自由选择的,可是一旦你沉迷上瘾不能自拔,一旦你的所有社会关系,信息来源全部转移至Twitter,一旦“Twitter大脑”引导你为了某个“正义 事业伟大目标”而奋斗的时候,你还能掌控自己的自由吗?  更进一步,现代工业以工人为“标准零件”造就的巨大机器是为了某个工厂/公司的利益服务,而这个能输出巨大智慧高级智能的“Twitter大脑”一旦出现,它将属于谁呢?它最终为谁服务?Twitter,Inc.?米国政府?当然你可以说全人类。  Twitter 只是Twitter,Inc.提供的产品/服务,用户用Twitter做什么,Twitter,Inc.无法控制,但是Twitter,Inc.可以玩宕 机,也可能会被收购,或者破产,这将直接决定Twitter大脑存在的基础。而米国政府的确已经意识到了Twitter的重要性,在伊朗国内动荡的时候, 米国政府工作人员直接联系Twitter公司,要求调整维护时间,以配合伊朗的“人民运动”。可以想见,一旦“Twitter大脑”出现,米国政府会如何 控制这个威力巨大的系统,这时如何能保证掌控“Twitter大脑”的人,不去为了少数人或某个政府(甚至专制政府)的利益服务,而为全人类的福祉服务 呢?  有如此多的疑问,难怪木遥同学也会一再对Twitter表示“疑虑”。如果“Twitter大脑”最终只是以牺牲无数人的自由,思考,以及人性的诉求来输出一个只为少数人或某个国家利益服务的“巨大智能”,不管“Twitter大脑”多么具有“技术革命性”,不要也罢。  来源:读者KD投稿,另外一个消息,今天下午开始,大量Twitter相关网站都无法访问,我前文介绍的所有网站都无法访问了,干的真绝啊。Your ads will be inserted here byEasy Ads.Please go to the plugin admin page to paste your ad code.google, henry markram, ldquo, twitter, [db:SY_tag] 那不是Google Reader的订阅数 金山称360涉嫌收集用户个人隐私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姓名 *电子邮件 *站点评论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

  25. Twitter大脑,谁的大脑? - 马开东博客
    May 18th, 2014 22:37
    25

    […]   木遥同学在《Twitter 大脑》中如此写到。面对“高级的神经元”,“一亿个神经元规模的网络”这样的描述,除了赞叹,我心存疑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