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earch Notes: 为什么跨学科的研究项目是件残酷的事

今天听了一个报告,是一个数学系的博士生讲她的研究:如何用优化方法来判断 DNA 的拓扑和几何结构。问题不复杂,但是牵涉到很多关于 DNA 结构的细节,以及庞大的编程工作量。至于数学部分倒是相对容易(对数学系的博士生来说)。

我能理解这问题很有科研意义,也能想象为什么一个应用数学专业的博士生会以此为论文题目。应用数学领域的博士生和博士后的研究课题常常来自别的学科。一般说来,它们是别的领域里科学家所遇到的需要高级数学工具的问题,由于种种原因(教授间的交流,学术会议的讨论,等等)而进入数学家的视野,最后分配给了年轻的学生们作为研究项目。

但是作为一个「过来人」,我在听她的报告的时候忍不住想:她接下来怎么在学术界找工作呢(如果她想做学术的话)?

这是个新问题,因为这种交叉学科的研究(例如生物数学的研究)是个新鲜事。但是这也是个重要的问题,因为这种交叉固然对科学来说是好事,对学生却未必。她花上好几年时间所做出的成果,实质上是在用已有的数学工具去为生物学做出贡献,而在数学上来看这些工作并不重要。(也有极少数的情况,是这些别的领域所提出的问题反过来促进了数学上的进步,但一个人遇到这种情况的机会实在太少了,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这就造成了一种可悲的局面。这个学生以后如果要留在学术界的话是要在数学系找工作的,她拿什么来作为自己的数学研究的成果呢?(她当然不可能去生物系找工作,因为她所懂得的生物学仅仅够她把她所研究的课题转化为数学问题而已,并未受过任何专门的生物学训练。)

这个问题越来越普遍,因为今天在学术领域的大量跨学科成就都是以这种方式取得的。一个典型的状态是一个博士生或者博士后会在其进入终身教职之前的几年时间里参与大量跨学科的研究项目,在很多领域留下了自己的贡献和足迹。这种做法给科学带来了崭新的工具,促进了技术手段的融合和革新,却也给年轻人带来了一张丰硕却不顶用的履历表。他们读了五年博士三年博后,做了七八个研究项目,攒了十几篇论文,浮光掠影地懂得四五个学科领域的问题,但是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干什么的。今天的终身教职体系形成于交叉学科涌现之前,一个人要拿到终身教职,需要证明自己是一个能解决数学问题的数学家,或者能解决生物问题的生物学家。一个能解决生物问题的数学家是无法进入这个体系的。

有两种办法看起来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它们在实践中都有种种困难。一是让一个年轻人在他的职业生涯早期只着重于传统的学科研究本身,等拿到终身教职之后再参与交叉学科的研究。但是交叉学科的研究往往需要去学习别的学科的基础知识,还往往需要复杂的计算机编程,这都是一个已经拿到终身教职之后的科学家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承担的任务,于是他只好指派他的学生去做这些事,这就让问题又回到了新的年轻人身上。二是在现有的大学科系结构之外组建交叉学科的研究中心(这些研究中心也的确正在各个大学像雨后春笋一般地涌现着),以取代传统的科系。但是这些研究中心是无法提供终身教职的,这不是因为他们不愿意,而是实际情况不允许。和传统学科不同,交叉学科的研究是建立在一个个离散的研究项目之上的。研究项目本身并不是学科,不会长期存在,所以也不可能养活终身教职。事实上,今天大多数这类交叉学科研究中心都有类似的人员结构,里面的教授们本身还是挂靠在某个传统科系下的终身教授,而流动人员则是真正负责「交叉」的博士生和博士后们,他们构成了这些交叉学科的科研主力,完成一个又一个科研项目,但是他们不可能留下来谋取教职。

他们去哪里谋取教职呢?没有人知道。

我常常觉得这个系统不可延续,但是看起来它也一直稳定地工作着。从学术的角度来说,这是好事。隐含的代价是,一批又一批年轻人会在自己不再年轻的年纪里忽然发现自己始终是在做某种类似于临时工的工作,然后陷入职业生涯的茫然。——他们当然总是可以离开学术界在别的领域找到工作,但那是另一码事。

不幸的是,大多数人都在走上这条路之后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存在。不知道为什么,好像从没有人愿意谈论它似的。

14 Responses to “Research Notes: 为什么跨学科的研究项目是件残酷的事”

  1. jiayao
    January 26th, 2012 06:46
    1

    还真是困惑,如果走纯学术,未来不好给自己定位。

  2. kissofwolf
    January 26th, 2012 08:38
    2

    其实在基础科学之外,工程学早已经是跨学科的研究。比如学电子工程的,往往都在数学,计算机方面有较强的基本功,只是这些都用来解决工程上的实际问题。

    工程上的交叉学科总是在不断涌现,电子和电气工程脱胎于物理学,化学的应用形成了化工,生物学的应用催生了生物工程,甚至金融学和数学的应用带来了金融工程。交叉学科的形成需要时间的检验。一旦成为一个主流方向,必然催生一批终身教职的形成。

    另一方面,工程学科的博士教育,这些年来也越来越类似职业培训。博士期间的工作往往由一系列的项目组成。而项目往往取决于经费,经费来源常常是工业界而非政府。有的博士毕业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做的项目之间缺乏关联,论文很难串在一起。

    工程专业的博士,大多不会奢望能走上终身教职的道路。热爱研究的往往混迹于各个研究所当合同工,一个项目2-3年。其他的大多走入工业界,在研发部门的还算对口,有的甚至就做普通工程师。

    我想问题的根本还是供求关系。在研究工作上,跨学科研究的涌现,需要很多的廉价且高智商的劳动力来完成工作,最有效的诱饵就是一个博士学位这个成本低廉可以无限供应的称号;而终身教职上,拨款人和投资人并无心扩大这套陈旧且昂贵的体系,能够提供的职位少之又少。

    我想任何人在决定读博之前就要考虑好自己的道路。 如果一心要走tenure track,无异于人生最大的一场豪赌。

  3. 落园 » 跨学科研究之殇|专注经济视角下的互联网
    January 26th, 2012 11:18
    3

    […] 今天看到木遥的一篇文章:为什么跨学科的研究项目是件残酷的事,略有感触,在此罗嗦几句。 […]

  4. 大小林
    January 26th, 2012 14:37
    4

    “一将功成万骨枯”,美国的科研优势之一,就是因为这种跨学科的研究平台,同时还有大量的流动编制。所以就得这么残酷……

    从科学研究的整体布局讲,高校的研究,独立的实验室、科研机构,还有企业里的研究,应该是有区别有分工的。有一些应用型的人才或者项目如果进到企业里面,也许在研究方向上会更凝练更明确,可能从体制上也更“顺”一点。实际上有的大企业不仅研发能力强,而且薪金比高校更丰厚。

    当然对一定要谋教职的年轻人来说,学了应用型的专业,可能会有“短板”。我有一个在美国念书的同学,他说他也是应用数学的,不过他是经济系的,总体上还是偏传统的研究路数。他已经念了非常多年。他一心是要谋教职的,他有个说法,我觉得也对也不对,他认为找工作是很难,但是只要你做得足够好,肯定还是能找到工作…… 但是因为传统领域出成果很难,结果就是他学习的年限非常长,一直读一直读,青春都献给学术了。

  5. asu
    January 27th, 2012 08:37
    5

    可能在基础学科这样的问题会比较严重。

    据我所知,在认知科学,就是原先叫心理学的那个。大家都是跨学科过来的。导师原先是学数学的,哲学,神经学的等等,同学有念机械,计算机出身的。心理学出身的大约只有一半。近期的博士有去商学院,经济系做AP,所以不大担心跨学科会没出路。

  6. kerin
    January 27th, 2012 22:59
    6

    Mark一下,这个问题值得关注。确实很多大学都在兴建跨学科中心。

  7. 万物皆流
    January 28th, 2012 22:38
    7

    […] 本文是对木遥的文章《为什么跨学科的研究项目是件残酷的事》的回应。 […]

  8. 瘦头陀
    January 29th, 2012 00:52
    8

    夸学科容易出东西啊。研究纯数学很难有大突破,小突破又不受关注。至于谋教职,国内对有交叉学科背景的倒是不排斥。只要你论文多。

  9. wgwhappy
    January 29th, 2012 08:46
    9

    想想还真是令人难过啊!

  10. anetfish
    January 29th, 2012 11:34
    10

    已经有Interdisciplinary tenure track professor position了

    http://www.cra.org/ads/ads-view/tenure-track_assistant_or_associate_professor_cyberinfrastructure_interdisc/

  11. philodewer
    January 29th, 2012 12:18
    11

    我比较倾向于同意万物皆流的观点:首先要回答所谓跨学科的科学问题是不是valid。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事实是,很多问题无法在传统学科的范式内得到好的解决,这就造成了交叉的需要。我不同意在交叉学科获得的成果是“浮光掠影”,因为一个学科能够成立靠得是系统性的回答一系列科学问题的能力。如果现有的学科体系无法覆盖我们感兴趣的问题,为什么不可以创造新的学科?我其实反对交叉学科的提法,为什么不同学科的综合一定叫做“交叉”?交叉学科完全可以另起炉灶,自成一体,只要它成功解决了科学问题。当然,我理解木遥的担忧。首先,很多人做交叉研究的方法有投机取巧的嫌疑,东拼西凑而不深入问题。但这正是现有过于僵化的学科界限造成的,随着不同学科间的相互交流的加深,这种投机行为的边际效用会越来越低。其次,青年科学家从事交叉研究可能会面临一些体制上的问题。也许前途艰难,但这也正是机会所在。在传统学科里面,年轻人能有多少开宗立派的可能呢?

  12. heat
    January 29th, 2012 12:54
    12

    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虽然从未踏入过学术界,但年轻人的未来,在学术和非学术界,都会面临类似的局面吧

  13. gordon
    March 2nd, 2012 12:10
    13

    跨学科只是一个爱好罢了,科学研究的本质就是离散的,交叉学科能够成立,只有这些离散的知识密集的足够的话,自然会形成交叉学科的,而密集度不够就是一个个零散知识点。

    好在你是在用业余时间做这些事,只花费你一点点精力。

    这有点像采矿,刚开始都是找到一点漂亮的石头,以后找到矿脉以后,人群就会呼啸而来。

    人生有太多的无奈,有时候你做的有价值的工作在你生前是无法得到认可的。

  14. jumpforward
    April 8th, 2012 00:54
    14

    数学思维本身就是人类纯思维的领域盛开的花朵,而其他学科都需要这种思维方式层面的改变的推动,想当年爱因斯坦去哥廷根讲学谈自己的引力场的一些想法,而希尔伯特作为数学家就着手给出数学表达式,急的爱因斯坦要吐血,既生瑜何生亮,但是希尔伯特不是诸葛亮气周瑜,尽管先搞出了引力方程,但是还是把震烁古今的荣誉完全归于爱因斯坦。李政道也讲过他自己的一个例子,别人提出来一个物理概念,他看到了,结果由于数学能力超强把这个概念由低维拓展到高维,把这个概念研究的滴水不漏,估计当时那个人很郁闷。要是本身搞数学的,并且学得很好,那么跨学科就是对其他学科人的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