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职记

事实证明,求职经历对一个人的成长的作用是巨大的。

我差不多是在一年以前开始明确地意识到自己需要离开学术界(也许是暂时的,也许是永久的)。但是当秋天的求职季来临时,我仍然循着惯性给十几所最好的大学投了简历。结果是我正好遇上了美国若干年来最糟的一个教职市场。以一所美国中部三流大学的一个职位为例,他们收到了超过一千份简历。即使一些在我看来条件远比我优越的竞争者也全军尽墨,更不用说我自己了。——我的朋友里,只有一位拿到了不错的 offer,而他本来就是我这一代人里最出色的应用数学家之一。(我的朋友们很多后来确实拿到了香港的教职,不过这是另一个故事了。)

所以,开始找工作吧。

一、

当别人听说我的专业是应用数学的时候,通常会说:啊,应用数学最好找工作了。

有趣的是,这话听多了连自己也会信以为真,直到真正面临职场的时候才会意识到这话有多荒谬。是的,应用数学的博士训练(而且是在美国最好的应用数学系之一所受的训练)在很多领域里都有用。是的,无论是哪一行都能看到许多数学背景出身的人的身影。可是这和具体的求职有什么关系呢?

以金融为例。不止一个人跟我说过:「华尔街到处都是数学博士,你背景这么强,只要想去一定没问题的。」听到后来我每次都忍不住在心里暗自吐槽,大家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真的看不出来「华尔街到处都是数学博士」(这件事是真的)和「数学博士容易在华尔街找到工作」(这件事是假的)在逻辑上毫无相关性么?一家大公司和一个高薪职位所需要的是直接或间接带来利润的能力,而仅仅一张博士文凭——无论它来自什么学校的什么专业——都和这个目标之间隔着相当显著的距离。比方说,一个华尔街的矿工所需要的能力至少包括:敏锐的统计直觉,在压力之下迅速做出定量判断的能力,对金融数学理论的深刻理解,熟练的编程技巧,当然还有聪明。而一个典型的数学博士很难说自己一定能达到其中的任何一项标准。事实上,即使经过好几个月全力以赴的训练,一个华尔街大公司的面试也仍然是不算轻松的挑战,对一流学校的优秀博士们来说也是如此。

但是我必须承认,我也是直到面对职场时才意识到这个道理的。有用的道理总是了解得太晚了。

二、

十几年的校园生活容易带来一种错觉,仿佛精英是可以自然生长而成的。——对学术界来说,这差不多是对的,很多学术精英确实是自然生长而成的。

但是在很多别的领域就是完全另一码事。咨询业是另一个大多数理工科(甚至也包括文科)博士都在理论上可以从事的行业,而大家身边也永远都充斥着某某理科博士准备了几周就拿到了麦肯锡或者 BCG offer 的故事。问题是,只有身临其境,一个人才能明白所谓「没有硬性背景要求」其实是多难的要求。一个出色的 consultant 身上 sharpness 的气质是如此显而易见,几乎是有形地存在着,而校园对理工博士生活的影响却往往是它的反面。

(顺带说一句,我觉得任何人,无论他对咨询业有没有兴趣,都应该花几个月时间做点 case study 的练习,我甚至觉得它应当成为大学的必修课。和大多数大学课程相比,它对一个人走上社会——无论从事什么职业——的帮助都要大得多。这是题外话。)

准备求职就基本上是一个锻造自己的过程。一张漂亮的博士文凭也许是拿到面试的敲门砖,但是一个未经这番锻造的博士几乎没有可能更进一步,除非他申请的是一个和自己在大学里所从事的工作完全相似的职位。求职需要敏锐的反应,扎实的基础知识储备,自信流畅的人际沟通,强大的抗压力,而这些能力在漫长的校园生活中就算没有被消磨殆尽,也至少是难于自然生长出来的。这番锻炼所带来的个人成长,几乎不亚于又读了一个学位。

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已经太老了,快要经不起这番挑战了。

三、

回过头来看,我意识到一个也许并非巧合的事实:我的所有面试都是通过私人关系拿到的,无一例外。

在学术界,人际关系当然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但是学术界究竟只是个小圈子,不用心经营人际关系并不意味着完全不能脱颖而出。真正面对职场则是另一回事。求职并不是为了回到社会而作的准备活动,求职本身就是回到社会的一部分。

回到社会有多难?从那么多人宁可一个接一个博士后干下去,明知在学术界前途渺茫也不愿走进工业界就能看得出来。在我找工作的同时,有不少人都在问我为什么不接着做博士后。他们大多数人的立场当然仅仅是替我离开学术界觉得惋惜,但这其实是个相当难于回答的问题。

我离开学术界和进入工业界,到底哪个是因哪个是果呢?

当我回头看到自己在学术界的求职经历扪心自问的时候,我会觉得所有关于教职市场不景气的讨论都像是托辞。即使教职市场好转,我有多大把握能学术界生存下来?答案仍然是几乎没有。这是在求职过程中我渐渐清晰意识到的一件事。我缺乏全力以赴苦心孤诣追求学术的动力,而这是在学术界所必须的某种素质。所以尽管有时候我也能做出不错的研究,或早或晚,或主动或被动,我仍然会选择离开的。

而另一方面,回到社会意味着全新的挑战和一团迷雾般的未来。这未必一定是好事,但是它多少让我觉得跃跃欲试。我毫无信心自己一定能取得比在学术界中更大的成就,然而生活终究不是靠成就来衡量的。

人生的一页就这样翻过去了。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它几乎像是很久以前就注定要翻过去的一样。

39 Responses to “求职记”

  1. 刀疤
    July 14th, 2012 08:49
    1

    原本打算今天還沒有文字就要抱怨了 正好正好

  2. dde
    July 14th, 2012 09:12
    2

    说了半天,也不知道你的工作找到那里去了。这是看这篇文章的最大价值所在,而不是那些大道理。

  3. Biao Wang 王宸钰
    July 14th, 2012 09:28
    3

    多谢师兄给我们这些晚辈们分享人生经验。

  4. 霄无
    July 14th, 2012 09:46
    4

    无论在什么领域里,都有强大的竞争对手,即使没有,那便是自己。

    我觉得,你在圈子里还是一个新生,除非你是天才,不然不会被“高资”社会很快认同。这就是事实。

    我觉得一句话很受用:“任何时候都不要以为你什么都懂,不管别人怎样称赞你,你时刻也要有勇气对自己说:‘我是门外汉。’” ——巴甫洛夫·伊凡·彼德罗维奇(1849-1936,俄国)

    祝你早日找到热爱的工作。不要停下寻找的脚步。

  5. 求职记 | 广义自由场
    July 14th, 2012 10:34
    5

    […] 求职记 […]

  6. 大小林
    July 14th, 2012 11:32
    6

    “我缺乏全力以赴苦心孤诣追求学术的动力,而这是在学术界所必须的某种素质”——如果不是经济太差、工作难找,你呆在学术界肯定也合适的。

    我看我在美国的同学,比较起来,还是上班的舒服,反而是呆在学校里的苦,尤其年轻教员压力太大,有的孩子又小,老人又在国内。我有一同学为了谋教职,一心要出优秀成果,读了七年了还不毕业,奖学金也断了,好几年都没回中国,但是他就是不想找大学以外的工作……

  7. Joshua
    July 14th, 2012 13:28
    7

    题外话:用了“全军尽墨”这种奇怪的词,google百度一下,用的报道还挺多,但还是很怪。

  8. zoe
    July 14th, 2012 16:19
    8

    我在找工作, 说实话,找工作好难,要把自己变成铁人,才能不被打击吧,我特别想知道找工作的过程要持续多久

  9. anexs
    July 14th, 2012 16:59
    9

    面试都是 ”私人关系“。 人毕竟要进入社会,没关系怎莫能行呢。恭喜求职顺利吧。

  10. Karen
    July 14th, 2012 17:08
    10

    你有一篇影评,提到“好像所有的人都很容易找到consultant的工作似的”,语气微惆怅—

  11. yijung
    July 14th, 2012 19:38
    11

    加油!!

  12. Jianc
    July 15th, 2012 06:26
    12

    最后去哪了?

  13. nonoob
    July 15th, 2012 10:44
    13

    单就第一个方面来讲,我觉得诸如“应用数学最好找工作了”这类的话其实都只是别人的恭维话;即使情况的确如此,那只能是表面上的统计规律,对于某个特定的人最多只是增强了信心。

  14. Alex
    July 15th, 2012 20:09
    14

    学长说得极是!当年找工作《case in point》受益良多!

  15. Mu
    July 15th, 2012 23:56
    15

    我一直以为木遥老师是对学术本身有全力以赴动力的人。

  16. liyun
    July 16th, 2012 08:33
    16

    冒昧打扰了。个人觉得最好的研究不一定出在学术界,业界有一些独特的资源可以支撑研究,尤其是应用研究的需要。

  17. pongba
    July 16th, 2012 09:57
    17

    恭喜恭喜 :)

  18. fangqing meng
    July 16th, 2012 14:48
    18

    真的很有感触

  19. Theta
    July 17th, 2012 05:19
    19

    不知道木遥有没有看过The Ph.D. Grind, 一个刚从斯坦福CS博士毕业的华裔学生写的回忆录。他开始读博时一直计划找教职, 后来渐渐发现自己更喜欢偏应用的工作,最终去了Google。里面也提到在学术界做研究和大公司的研究机构做研究的不同,感觉后者需要同等的对智识的好奇,但funding的压力就小了很多,也许不需要那么全力以赴苦心孤诣也可以追求学术。

  20. elsa
    July 17th, 2012 11:10
    20

    每个人都在问:结果呢?找到工作没有?求职记应该有结果的,没结果的记录好象是到了要结束的时候突然被人掐死的感觉。其实为啥一定要追求结果呢?这个文章的本意是分享求职中的心得和感受,过程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21. ursula
    July 17th, 2012 11:27
    21

    跟学长告诉我的话简直一模一样,现在确实要着手准备简历和求职,哪怕只是试一下

  22. adai
    July 17th, 2012 12:03
    22

    从进这家公司一年后,我就开始琢磨要不要换个工作,现在已经是第四年了,我竟然还在这儿。刚开始觉得能力不够,需要学习,等长本事了再走;慢慢的,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差了,也懒得走,开始混日子似的呆着,有种倚老卖老的感觉吧。后来想了想,我根本不比周遭的人差,即使是技术方面(我是搞IT的,同时也干着管理)。个人工作能力最好的展现就是工作成果,就像男友说的,我缺乏让自己都感叹的工作成果,当前的公司不适合我。所以我决定年末跟他一块换城市,跳槽。再也拖不起了!

  23. Julie
    July 18th, 2012 01:32
    23

    深有同感。我走上学术之路完全是因为懒惰和惯性,走到今天成为我一生中做的最长的工作几乎是唯一的工作。在这条道路上从头到尾都尝试逃离,却最终没有。我运气好大学本科没毕业就给留校,虽然不想做老师,但觉得有份保险工作等着我不用出去寻找该多好,于是毕业前那半年其它同学忙着找工作,我忙着玩。留校做了大学老师日子开始难过起来,被逼着去考硕博出国,同时留校的同学基本都在一两年至五年内选择了离开,今天一个在美国混日子,另一个离开大学后进入贝尔,现在是贝尔西北大区总负责人,并有自己的地产公司和电脑公司,电脑公司请的是读了博士的当年大学同事打理。我则一路读上去,读的还是文学博士,期间不是没有其他机会,我还没读硕时大约二十几岁中海油有机会,要我去做团委,宣传工作,我很鄙视,不愿跟大妈大嫂们打交道。博士一年(国内)时,陪师妹去保险公司应聘被人家看上,非要我进入宣传部们工作(现在都叫市场策划了),我拒绝了说已拿到出国一切在等签证,经理还热情地说欢迎回国后再来我公司。在国外辗转五六年拿到博士学位英语也越来越好还是找不到工,再回国保险业早不是当年状况,黄瓜菜早凉了。我后来痛定思痛决定离开学术界,因为我做不到废寝忘食不吃不喝头悬粱锥刺股,更重要的我觉得所有文学研究都毫无价值,都是堂而皇之满嘴胡言,纵使我英语已经好到要超越母语了,我也无法去写自认毫无意义的文学研究。最终我又去拿了个房地产文凭,可以做地产经纪了,也找到了工,但没底薪完全靠提成,同时又拿到了某香港大学offer,我立刻忘了离开学术界的誓言,打包回了国,在那港校工作四年后,这进军中国内地赚钱的香港大学开始解雇国外聘来的教授副教授包括我这样假洋鬼子,我又失业了,看着我这博士学位我感到悲催,我这辈子除了这张纸还有什么。反观当年留在国内的博士同学,混的最差的反而是学问做的最好的在一流大学做教授的,因为两耳不闻窗外事,跟社会完全脱节。混的不错的是在二三流大学譬如暨南大学华南师大的不做学问吃点老本社会关系比较活络。最好的是去了出版社的师妹和去了人民日报社的师兄,师妹做学问也不行,但在出版社她做得很出色,并且写的每个字都有稿费版权和版税,在她那领域现在也小有名气常被各省出版社邀去讲学。人明日报社师兄因写过几篇很有份量社论也小有名气,清华大学新闻系一直要他,他不愿去。我现在闲赋在家,回首,觉得我这十几年来努力在学术领域耕耘,为了弥补语言的先天不足十几年为了那个用英语做学问奋斗,真不知是否值得。痛定思痛,决定用母语开始为国人写作,开始玩微博QQ,随便写点小文总可以博得赞美,用朋友的话说那是我的童子功。想想这n多年来,我却用自己最弱的项目去跟人家最强的项目竞争。如果我有second life, 我一定会接受中海油或保险公司工作,在今天的我看来,行业之中其实蕴含无数机会,跟行业一起成长其时比关起门来研究行业成长更容易更出成果。学术是一条道走到黑,永无止境。我的英语老师说的。
    我学完房地产还又去学会计(只学了二月就放弃去香港那学校了),教投资老师上课第一句话就是无论做什么都不要去做老师,因为无论你做得好还是坏,都衡量不出来,工资都一样。
    我个人则以为做学问的人得是特殊材料做成的人,需要放弃人间很多俗人俗事,需要有把牢底坐穿的意志,两耳不闻窗外事才行。我这样爱玩爱漂亮喜欢社交喜欢party的人不是做不出学问而是坐不住也不enjoy坐在那,所以还是乘早选择其它。
    最后一个忠告,不要被香港大学的招聘迷惑,香港大学都不长聘,全短聘,所以每年都那么多职位招人,很多大学只给你两年时间然后踢走。除非你在香港有铁关系

  24. Julie
    July 18th, 2012 01:46
    24

    我是08年春去香港浸会大学,2012年2月解聘,看够了香港人把戏不愿再去香港其它大学,加入了外籍也进不去中国公立大学,学问不出色,不是世界知名人物无法成为长江学者也成不了引进人才,现在在美国闲赋,又要找工,想想这个博士读的真惨,这个国出的也真惨。我大学同学都做市长了(省会城市不是小市),还有一个本科毕业进报社的现在已是日报社总编(省报)

  25. Julie
    July 18th, 2012 02:00
    25

    我学房地产时的法律老师是位律师,他曾经说:如果你每天读案例365天不间断读十年,在座各位都可以坐上supreme court 大法官的位置。今天的我还认为任何一个人在一个行业做了十年之后都可以到大学去做老师。

  26. 西楚懒人
    July 18th, 2012 19:24
    26

    加油,

  27. 玉燕
    July 19th, 2012 22:24
    27

    写得很好,不愧是人才济济的美国,令如此高才的斑竹都语气如此地酷!当然,谦虚的叙述中还是透露着优雅和淡定,也给人不少启发。

  28. 杨半斤
    July 23rd, 2012 00:26
    28

    你大概不会明白这篇对一个正在抉择路口的人而言有多重要,但我真的得特别来说句谢谢,感谢这么坦白的真相。

  29. Vivguo
    July 31st, 2012 21:52
    29

    您选择了去哪高就啊哈哈

  30. 于美人
    August 5th, 2012 11:00
    30

    無論在任何一個領域
    面對工作專業及人際關係
    都要抱持著積極學習的態度
    記住當你換位置就要換腦袋
    忘記你曾經是多成功出色輝煌
    想站上一個新的舞台
    就要另一個全新的開始
    勇於突破轉變
    在職場上你就是常勝軍
    也會永遠活得開心自在

  31. Lynn江
    August 8th, 2012 22:38
    31

    偶然间发现你的BLOG
    读了你的文章,淡淡的文笔又充满对生活的爱自由的向往带一点年轻的愤世
    以至找不到想出国的理由,突然坚定了
    对于处于大二的我有种激励且找回梦想的感觉
    这是我要的人生!

  32. Kaka
    August 16th, 2012 13:34
    32

    淡淡的忧桑啊。你这么牛都有这种感觉,我这样屁还没挨着地的咋办呢?

  33. 蓝色渲染
    October 24th, 2012 17:56
    33

    我现在本科还没毕业,打算考研,纠结专硕和学硕 思考下 谢谢你的分享

  34. 木遥的窗子 » Blog Archive » 入职记
    November 23rd, 2012 13:48
    34

    […] 这篇可以看做求职记的续篇。 […]

  35. 乐豆 » 求职记
    November 26th, 2012 07:43
    35

    […] 来自:木遥的窗子 […]

  36. susanfly
    November 29th, 2012 04:20
    36

    哈,今天才看到你这篇文章。我只想吐槽说case study和case interview不是一个东西啊。。。(逃走)

  37. 木遥
    December 1st, 2012 10:18
    37

    懂我的意思就好了嘛

  38. transvalores
    September 21st, 2014 12:39
    38

    你好还有刚化作注意博客通,和定位这是真正资料。 我要去小心布鲁塞尔。 我会感恩在事件你继续这在未来。 很多人应出您写作。干杯!

  39. Jiajing Chen
    May 6th, 2016 23:24
    39

    […] 最近宿舍里的几个同学开始探讨未来,关于出国、生物、博士、就业,等等。纠结的焦点无非是出国/保研,硕士/博士,生物/非生物,学术界/工业界。我正好想起了木遥的那篇「求职记」,里面有这么一段话很有意思: […]